八玖文章网八玖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男和女一起洗一边洗一边摸 教室刺激深入

“你没有其他话和我说了?”我说。

“似乎,应该可能大概是没有了。我也要去安检了。”皇者说。

我看看时间来不及了,不再和皇者罗嗦,知道再啰嗦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他是什么都不会告诉我的。

我直接出了卫生间,回到海珠那里。

边等待安检,我边琢磨着从皇者那里得到的信息。

伍德带着他们一行去日本,当然不是旅游的,一定是伍德在捣鼓什么事,他们跟着去,要么是协助伍德做事,要么是被伍德利用起遮掩作用。但伍德到底是去搞什么名堂,我一无所知。

阿来回来了,他说不定是从缅甸金三角回来的,他很可能是从金三角回来的,那么,他是否给伍德带回了李顺的什么消息呢?皇者口风很严,什么都不说。

冬儿昨天去了日本,这么说一时大概是不会回来的,起码在我和海珠定亲的时候应该或许不会突然出现,这倒让我不由自主从心里缓了口气。

当然,我知道冬儿跟随伍德去日本,从目前的态势看,不会有什么危险。

或许伍德真的是带他们到日本旅游的,即使不是,伍德未必会让他们知道他去的真实目的,或许皇者真的不知道。

带着一肚子疑问,我们登机。

到宁州后,海峰和海珠直接回自己家,我带着云朵去了我家。

次日上午,在南苑大酒店的一个豪华包间,双方父母还有我海珠海峰云朵一起齐聚,热热闹闹吃饭。

男和女一起洗一边洗一边摸
男和女一起洗一边洗一边摸

席间举行了定亲仪式,递交了彩礼,双方父母都讲了话,按照习俗,我和海珠都开始改口,海珠开始叫我父母爸妈,我也开始叫海珠父母爸妈,叫完后给分别对方父母敬酒。

双方父母接着又商定结婚的时间,海珠父母提出让我爸妈定,我妈说找人算了算,建议定在今年12月12日,双日子,12还是拾儿的谐音,取个吉利,海珠父母欣然赞同。

也就是说,7个月零12天之后,我和海珠就要走进婚姻的殿堂了。

然后,大家举杯同贺,双方父母都很高兴,海峰海珠云朵也很高兴,海峰显得格外轻松,似乎他心底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此次云朵是以我们家人的身份参加的,海峰父母对云朵十分喜欢,对海峰和云朵交往十分赞同,希望他们能尽快明确关系。海峰没有明确对父母表态,只说会好好和云朵发展。

得知云朵是我的安达,得知云朵是我爸妈的干女儿,海峰父母笑得合不拢嘴,连说亲上加亲,再好不过。

席间大家言谈甚欢,气氛十分和谐,海珠满脸都写满了幸福和开心。

看到双方父母宽慰开心的表情,看到海珠满脸的幸福,我的心里涌起阵阵感动的情绪,却又不时想起在丹东鸭绿江的秋彤。

我压住心里的驿动和不安,集中精力应付面前的场合,努力让自己笑得很自然和释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