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玖文章网八玖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车上挤着不小心进去了 尿了啊啊啊不行了

四个人一起去了酒店专门提供早餐的地方,此时天色还早,只有零星的客人在用餐,他们找了个包间坐下来,随便点了点早餐吃着。叶兰喝着豆浆看着他们,几个人全都是神色复杂,一言不发。除了身份问题,还有着一点点的暧昧纠葛。

雁北瞪着尹馨:“刚才的弩箭男是谁?”

“不知道名字,只知道他的代号做弩箭,是组织里的头号杀手。”尹馨大口的吃着食物,也不抬头看唐启。

叶兰凑到了唐启的耳边道:“轮到你了,好好的关心一下她,尹馨刚才差点被刺死了,心情一定很差,这个时候的温暖,可以让她记住一辈子。”

唐启点点头,然后酝酿了一番才说:“怎么样?你和雁北昨晚上是睡在一起了吗?”

咣当!叶兰手中的筷子落在了桌面上,然后揉着自己的额头,唐启到底行不行啊?而雁北也是哼了一声,表情很不屑。

尹馨无所谓的一笑:“那又如何,我又不是纯情玉女,睡一个男人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咳咳咳!叶兰呛得直咳嗽,这女孩子该不会不知道唐启很关心她吧,竟然这样刺激他。

雁北冷冷说:“你们不要误会,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。我是从事盗墓的,需要练习闭气功和缩骨功,所以绝对不能近女色,否则功力大损,会死地下的。”

唐启点点头,怪不得龙哥说他性格木讷,不近女色,原来是职业需要。他又看了一眼尹馨,她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,似乎并不打算为了刚才的谎话道歉。

尿了啊啊啊不行了
尿了啊啊啊不行了

“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?”叶兰好奇问道。

尹馨又拿出了一根烟来点起来:“昨天唐启走了之后,这个人来饭馆吃饭了,然后我就报告给组织,他们命令我和他凑近乎,让他带我来开房,准备在这里暗杀他。”

“直接动手就是了,何苦要等一晚上。”

“还不是为了得到那个残鼎的下落,只可惜我费劲了心里也得不到一点消息,只能放弃了。我又不想死,也不想杀了这个人,所以只能求助唐启了,谢谢你了,只是我现在身上也没钱,不如日后找时间和你来一发就当是还债了,不过,现在我要走了。”尹馨随意的说完把烟一掐,然后就准备走了。

唐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:“你不准走!”

“开玩笑,我和你是什么关系啊,你干嘛不让我走?”

“你知道你走了之后会面对什么,还要回去?”唐启的声音已经有压抑不住的愤怒了。

叶兰也给她讲了一下利害得失,刚才那个弩箭,摆明了就是不在乎她的死活,组织要是在乎她的性命怎么会这么做,要是现在回去,难免被杀了,这姑娘怎么这么傻啊,这样还回去?

可是尹馨却是无所谓的说道:“我能逃到什么地方?知道吗,上次我用了唐启的钱,都跑到越南去了,可是还是被抓了回来,我躲不掉的,干脆死了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