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玖文章网八玖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攻放在受里面睡觉肉 乳摸揉搓

“这……”薛少波为难的说道:“兄弟,说实话,这药不多,我听说训练还没正式开始,后面还不知道多凶残呢,匀给你们,我们怕是不够了。”

“哥们,你少匀点也行啊。”那新兵依旧不死心,央求道:“就要一次两次的就行,怎么也不能缺了这点吧。”

“真的不多……”韩锐实在看不下去了,又怕哈日图实诚,说出封朗,既然胖子揽过去了,他就配合的说道:“我们也靠着这点药熬着呢,真的是僧多肉少。”

几个新兵有点沮丧。

要是真不多,还真没法为此生气,并不是自私的关系。

问的不就是药名吗?人家也告诉了,是NBA专用伤药,有本事你自己买就是了。

“要不这样。”薛少波却突然话锋一转说道:“都是战友,一会回去我给你们拿点,什么钱不钱的,不过匀真的不多,要是还能买到,我当然不吝啬分享了。”

“够意思。”

“讲究。”

几个新兵大喜过望。

韩锐和哈日图都诧异的看向薛少波,不知道他怎么这么大方,那可不是他的东西。

“你们先等会。”薛少波当没看到俩人的眼神:“我先去订餐,回去再给你们拿。”

“好!好!”先说话的新兵兴奋的直搓手:“哥们好人啊,我们先在这等着。”

薛少波摆了摆手,身上的肉颤呼着率先走向营门方向。

乳摸揉搓
乳摸揉搓

“波少,你怎么就替封朗做主了?”见周围没人,韩锐不解的问道。

“封朗能拿一公斤,这药怎么也不会没了吧。”薛少波四处看了眼,边走边说道:“你没听他家是边陲的吗,边陲日子都不好过,卖点钱贴补下,封朗应该愿意,不愿意外漏的话,就送清凉油半盒给那几个哥们,看得出都是聪明人,以后没准能走得近呢。”

“没看出来啊胖子。”一直没说话的哈日图看向薛少波说道:“都说胖人笨,我看也是骗人的,胖子你怎么给人感觉三四十岁了……”

“你还不如直接说出我老奸巨猾呢……”薛少波白了哈日图一眼。

几人说着到了营门口,见没人,这才招呼峰哥强哥弄点吃的。

其实,每天都有牛肉干这些通过邮局送进军营,量足够五班吃的了,周六,大家不过是想改善下。

门口的哨兵当没看见,人家也不出线。

很快,三人返回营房。

封朗听完挠了挠头说道:“卖钱不好吧。”

“有什么不好的。”胖子抢先说道:“你要是担心钱,我先替你垫上,卖了还我就成,收入你自己揣着,我保证不抢你的生意,班里的我也包了,不能让你搭钱。”

“就是。”韩锐也附和道:“就当可怜跟我们一样的宅男了,但绝对不能免费,不能手软。”

封朗闷头琢磨了下,爷爷不让透露配方,但从不吝啬药,村里不少人都用过,连韩老二都用着爷爷给的药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