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玖文章网八玖文章网

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看了会湿的 日得她直喊舒服

高帽男很麻溜的从一旁的橱柜里掏出两只一次xing快餐盒,就准备再打包上几只烤ru鸽给这位内地客,说不定还能混点小费啥的,就当是人横财马夜草了。

徐青心里有些纳闷了,伸手摁住了对方手上的饭盒:“为什么要打包?就不能弄几十只ru鸽坐在餐厅里吃吗?”

高帽男摇了摇头道:“要是换其他日子可以,今天晚上不行。”

徐青皱眉道:“为什么?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吗?”这家酒店还真是怪了,明明里面吃食齐备愣是要把客人往外推,这是个什么道理?

高帽男笑道:“就说你是国内来的,今晚是新义老大吃百家的日子,刚巧轮到了咱们这家,左右邻里都知道,就你们这些内地人不知道,要是撞到了华老大揍一顿是轻的,弄不好连小命都搭上,犯不着吧?”

徐青这下算是明白了,原本是什么黑帮老大要在这里吃饭,用得着包下这么大间酒店么?这香港黑帮也够嚣张的。

“算了,你还是帮我打包吧,弄五十只鸽子应该差不多了。”徐青很大方的摆了摆手道:“我还有四个朋友在外面等着,光顾自己吃可不行。”

高帽男听到五十只鸽子时心头大乐,但当他听到还有朋友在外面的话时脸色倏然一变,猛的抬头望向墙上的电子钟,口中急道:“死了,赶紧叫你朋友出去……”

话没落音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乱哄哄的人声,紧接着咣当一声响,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打碎了。

日得她直喊舒服
看了会湿的

徐青眉头一皱,一个箭步冲到门口,当他准备开门时,耳边又传来一声闷响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倒在了地上。

当下顾不得多想,拉开门纵身朝大厅方向飞扑过去。

连续两个飞纵,徐青已经到了通往大厅的玻璃门口,透视之眼穿过磨砂玻璃门向外一望,发现唐国斌和两名保镖正被一大群手持西瓜刀的男子包围,一旁的地上还躺着郝伟,这哥们一动不动,竟然是被人打晕了。

这才多久的工夫,外面已经从冷清变成了人声鼎沸,足足有上百人,而且这帮人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家伙。

唐国斌和阿罗阿豹三人手里也拿着家伙,几根不知道从哪里拆下来的细铁管,有东西在手总比赤手空拳强多了。

就在不远处一个年近半百的干瘦老人正眯眼望着被重重围困的三人,沉声道:“说,是谁派你来这里的,大圈帮?”

唐国斌心中叫苦不迭,出来吃个饭都能莫名其妙的被人当做别有用心的,现在一把几十把西瓜刀齐刷刷指着他脸颊,说不紧张绝对是假的。

“都说了压根就没人派我们来,我们就是来吃烤ru鸽的。”

尽管心里不愿,他还是把进入酒店的过程重复了一遍,至于那老头信不信就由得他了。

干瘦老头其貌不扬,左颊上还有一条淡淡的刀疤,他就是新义帮现任龙头,华尚武。别看他取了个很阳刚的名字,骨子里却是个生xing多疑的家伙,他最佩服的人是三国时期的曹孟德,又名曹操,最善玩那套‘宁可我负天下人,莫叫天下人负我’的把戏。